您现在的位置: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 学科站点 > 历史 > 正文内容

罗俊:加强基础研究要设立“硬目标”更要“求人才”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21-01-29 浏览次数:

   本期光明网理论学术动态导读关注基础研究、新发展格局、碳减排碳达峰目标、海洋环境保护、外资等话题,欢迎网友踊跃参与讨论。

   【罗俊:加强基础研究要设立“硬目标”更要“求人才”】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山大学校长罗俊指出,基础研究具有前瞻性、引领性、开创性、探索性。

   做好基础研究,既要靠学科向纵深发展,更强调学科交叉融合;既要鼓励自由科学探索,更强调国家需求牵引;既要尊重科学发展规律,更强调科学技术工程的共通融合。 加强基础研究要有只争朝夕的紧迫感,在战略导向、目标引导、前瞻布局、稳定投入等方面下功夫,更加重视基础研究领域重大科技创新平台建设。

   加强基础研究,需要面向世界科技前沿、面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需求、面向人民生命健康,为国家实验室、国家重点实验室等重大科技创新平台建设设定“硬目标”。

   推动基础研究高质量发展,需要加强政策支撑,通过科学有效的政策制度设计,为科技工作者提供良好科研环境。 尊重科学研究灵感瞬间性、方式随机性、路径不确定性的特点,鼓励科学家自由畅想、大胆假设、认真求证,在政策和资金层面为从事基础研究的科技工作者提供长期稳定的支持,形成可持续的青年科技人才培育机制,切实保障一批有创新潜力和能力的科技工作者潜心研究、厚积薄发。

   摘编自【盛朝迅:新发展格局具有四个重要特点】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盛朝迅认为,新发展格局不是对原有发展格局的小修小补或简单纠偏,而是全新的理论、全新的理念、全新的任务和全新的模式,是在新发展理念指引下对国民经济循环的系统性再造与升级。 从一定意义上说,构建新发展格局是基于超大规模经济优势基础上的安全发展,是融入参与发展模式向主动引领发展模式的一次跃迁,是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具有以下几个方面的特点。 一是内需主导,以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为根本出发点。 二是创新驱动,以实现科技自立自强为根本动力。 三是安全可控,以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可控为重要基础。

   四是联通国际,以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为主要路径。 构建新发展格局,不仅是在原有发展模式的基础上打通制约循环的堵点,更是要创造新的循环发展模式。 我们既要加强战略谋划和顶层设计,也要把握工作着力点,不断拓展和深化新的竞争优势,夯实适应新发展阶段和内外环境变化要求的新的经济发展基础,推动构建新发展格局迈好第一步,见到新气象。

   摘编自【许光清:新的碳减排碳达峰目标体现我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担当】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研究员、环境与资源经济学系主任许光清表示,全球气候治理是一项关系人类前途的全球性课题,其治理方案也是各国反复博弈、权衡、谈判的结果。

   落实碳减排目标意味着要付出巨大的经济成本,但其具体收益却存在不确定性,因此各国往往具有强烈的“搭便车”动机。

   同时,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因发展阶段不同,对碳减排的必要性和紧迫性认知不尽相同,广大发展中国家对于发展的诉求远大于碳减排的诉求,这也反过来激发了发达国家对碳减排效益“公平性”的抵触心理。

   一个分裂的世界无法应对人类面临的共同挑战,全球性问题应由国际社会成员商量着办,这正是多边主义的要义。 中国积极参与全球气候谈判并提出应对气候变化目标,体现了我国坚持绿色低碳转型,建设美丽地球、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大国责任和担当。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议程”上指出的“力争于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目标,显示了我国进一步加快能源转型的力度和决心,也显示了我国坚持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的信心。

   当前全球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全球经济社会能源变革的大趋势下,落实碳减排目标有助于倒逼中国加快发展方式转型,构建起绿色低碳的经济体系,在大国博弈中取得新的竞争优势。

   摘编自【刘晓青:切实推进海洋环境保护执法监督】中共中央党校哲学部刘晓青认为,近几年我国海洋生态环境质量稳中向好,全海域海水水质状况整体改善,但海洋酸化、生态受损、污染事故多发等问题依然突出。 解决这些问题,要求我们深入贯彻新发展理念,着眼于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海洋生态环境需要,抓问题补短板强弱项,推进海洋环境保护执法监督,切实提升执法效能。 一是补齐思想认知方面的短板。

   认知是行动的先导,海洋环境保护执法监督直观上是人对海洋资源和海洋生态环境的检查,实际上是人对自身海洋认知的反观。

   提高海洋环境保护执法效能应遵循从认知到行动的实践逻辑,始终秉持问题意识和责任意识。 二是补齐要素配置方面的短板。

   提高海洋环境保护执法效能需要按照新时代海洋工作“一个定位、三个聚焦、五大体系、八个方面调整改革”的总体思路,不断完善以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的目标责任体系和以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保障的生态文明制度体系。 三是补齐监督考核方面的短板。 配合立法机关规划配套法律规章和政策体系,把制度建设作为推进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的重中之重,做到未雨绸缪。 增加海洋环境违法成本,强化监督管理,着力破解体制机制方面的障碍,依托海洋环境在线监测“一张网”,与科研院所、河流及海岸工业企业打出海洋生态环境保护“组合拳”。 摘编自【匡贤明:高质量发展需要大规模且高质量的外资】匡贤明表示,外资企业是我国经济建设与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

   在我国走向高质量发展的进程中,不仅需要吸引更大规模的外资,也需要吸引更高质量的外资。

   在“十四五”的开局之年,关键是按照中央部署,加快推进高水平开放进程,形成吸引高质量外资的制度环境。 构建新发展格局,需要更大程度地发挥外资的作用。

   首先,加快推进市场开放进程。

   尤其是在服务业领域加大市场开放力度。 适应我国城乡居民服务型消费升级的趋势,加大服务业市场开放,进一步减少对外资投资企业开展业务的限制,扩大跨境服务贸易领域开放等。 其次,稳步推进投资领域相关规则的对接。 无论是加快中欧投资协定签署还是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都对投资领域的相关规则对接提出更高需求。 再次,加快提升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水平。 比如,充分发挥海南自由贸易港投资自由的政策优势与制度创新,通过国际投资单一窗口等创新,加快推进投资自由化便利化进程,吸引更多高质量的外资。 最后,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 鼓励具备条件的地区积极优化“极简审批”投资制度。

   在企业开办审批上实行“非禁即入”;对企业实行备案制、承诺制,承诺符合条件就可以开展业务;对政府实行政策诚信承诺制,保障政策的透明性、一致性和稳定性。 摘编自(光明网记者郑芳芳整理)。

(责任编辑:admin)
【字体: